标签归档:好书介绍

《来自星星的你》都教授最爱的6本书

《来自星星的你》都教授最爱的6本书 

从2013年12月末《来自星星的你》在中国同步播出以来,受到年轻观众的狂热喜爱,“教授”都敏俊剧中所看的一本书《爱德华的奇妙之旅》也受追捧。目前《爱德华的奇妙之旅》这本书的中英文版本都已经脱销了,且已经缺货了很长时间。​剧中都教授喜爱的书还有其它好几本,今天荐书堂就带大家一起来看一看。

【爱情之书——《爱德华的奇妙之旅》】

作者:[美]凯特·迪卡米洛;出版社:新蕾出版社​

剧中场景:本书第一次出镜是在第五集,都敏俊坐在床上独自一人阅读这本书,他边读边说:“以前有只陶瓷兔子,那只兔子喜欢上了小女孩,还在她身边看着她死去,那只兔子发誓再也不会犯爱上人的错误。但是你回答我,没有爱情,故事怎么以幸福结尾。”​

书籍简介:讲述一只瓷兔子爱德华·图雷恩的奇异旅行,他被一个叫阿比林的小女孩爱着,但在一次海上旅行的途中与阿比林意外分离,被扔进海里,从此开始了穿越黑暗的旅程。他被渔夫的网捞起,开始和渔夫夫妇共处,当他被命运带离他们身边时,他听到了自己心灵的呼唤。后来在一位娃娃店师傅的巧手修复下,爱德华恢复了原状,但这只瓷兔子却因为心痛而关上了心门,直到一个百岁老娃娃告诉他:“打开你的心门,一定会有人来带你走。”爱德华才渐渐敞开心门,终于等到适合他的小孩。本书出版后,获得了“波士顿全球号角书金奖”。​

【起源之书——《朝鲜王朝实录》(韩文版)】

作者:朴永圭;出版社:新潮社​

剧中场景:本书在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中第一集开头出现过,该剧正是以1609年(光海1年)《朝鲜王朝实录》中记载的不明飞行物为基础,加以作家的想象写出的故事。主人公都敏俊为外星人,从朝鲜时代来到地球,一直生活了400年。​

书籍简介:《朝鲜王朝实录》(又称《李朝实录》)由朝鲜王朝始祖太祖到哲宗的25代472年(1392年-1863年)间历史事实的年月日顺编年体汉文记录,共1893卷,888册,总共约6400万字,是最古老且庞大的史书。​

它涵盖朝鲜年代的政治、外交、军事、制度、法律、经济、产业、交通、通讯、社会、风俗、美术、工艺、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史实,是在世界上罕见的宝贵历史记录。​

【外星之书——《明心宝鉴》】​

作者:范立本;出版社:华艺出版社​

剧中场景:第8集,千颂伊来到都敏俊巨大的书房,看到庞大藏书时,让都敏俊推荐几本书看,被都敏俊放在第一本的是古文的《明心宝鉴》,被千颂伊称作是“外星文”。​

千颂伊还告诉都敏俊李辉京向自己求婚了,都敏俊带着微微醋意说道:“为什么要那样?不能把男婚女嫁当做金钱交易。《明心宝鉴》里这么说的。”​

书籍简介:《明心宝鉴》大约成书于元末明初,辑录者或整理者是范立本。该书是流传海外最古老的中国劝善书、童蒙书之一,也是中国翻译史上第一部译为西方文字的汉文古籍。600多年来这本书盛行于韩国、日本等国家。它也是韩国“大长今”最早的启蒙读本,长今在与各地官衙的医女们一起接受医女训练时,学习的经典课开篇即是这本书。​

【前身之书——《列女传》】​

作者:(西汉)刘向;出版社:江苏古籍出版社​

剧中场景:第2集中,千颂伊的“前身”徐宜花小时候在家抄写《列女传》,边写边感叹:“上吊吊死、掉入河水溺死、饿死、哭死,真是死得千奇百怪。婆婆为何叫我抄‘烈女’(《列女传》)啊?是叫我随相公一起死不成?我怎么会寻死,花样的十五岁,变成寡妇已经够委屈的了。”抄书困得睡着的她被人弄晕带到树林,都敏俊再次救了她。而“烈女”称号引起的风波,也贯穿着徐宜花部分故事。​

书籍简介:《列女传》原名《九十洲绣像列女传》,一般认为是西汉儒家学者刘向有感于成帝后宫之事而编撰的,有的版本作者一处会标注佚名,后代多有增补。西汉时期,外戚势力强大,宫廷动荡多有外戚影子。刘向认为“王教由内及外,自近者始”,即王教应当从皇帝周边的人开始教育,因此写成此书,以劝谏皇帝、嫔妃及外戚。《列女传》选取的故事体现了儒家对妇女的看法。​

【人生之书——《九云梦》】​

作者:[朝]金万重;出版社:复旦大学出版社​

剧中场景:第2集中,都敏俊教授笑话千颂伊只看各种奇怪的漫画书,千颂伊回答:“看什么,这都是我的人生之书!要不然怎么样?你的人生之书又是什么?”结果都敏俊诚实地回答说:“《九云梦》,这才是我的人生之书。”​

书籍简介:《九云梦》描写了男主人公杨少游与八位美女之间坎坷曲折的爱情经历。情节离奇,感情哀婉。它是朝鲜小说家金万重的代表作,不仅以梦幻般的离奇有趣的情节而著称,而且关于成书过程也充满神秘感。《九云梦》一直被誉为韩国的《红楼梦》,韩国学生人手一册。​

【表白之书——《聊斋志异》】​

作:蒲松龄;出版社:中华书局​

剧中场景:第3集开始,都敏俊回忆起四百年前和徐宜花相处的情形时,年幼的徐宜花质问都敏俊是谁时说:“无论你是谁我都不会惊讶,别看我这样,不管是《异闻通录》还是《聊斋志异》我都很喜欢看,虽然母亲说这些是无稽之谈,但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存在。”​

书籍简介:《聊斋志异》简称《聊斋》,俗名《鬼狐传》,是中国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短篇小说集,也是中国清初的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,共收小说近500篇。书中或讲民间的奇谈异闻,或讲世间万物的奇异变幻,题材广泛。(来源)

《典型年度》:寻踪当代文学史的“根系”

《典型年度》:寻踪当代文学史的“根系”

如果说学者李洁非的《典型文坛》和《典型文案》是书写当代文学中的人与事的话,那新作《典型年度》即是在寻踪这许多人与事之命运背后的“何所由来”了。一旦要触及这只无形的“巨手”,传统的文学史写法似不足以敷用,于是,《典型年度》更靠拢思想史著作,作者亦言,“完全可以径以其为一本与文学无关的书”。不过,我们要深知,所有的挖掘与铺垫,目的都是要解决以文学来解释文学而无法完成的问题,也就是说,树木有枝叶,若要真正探究深层的内里,要顺着树干潜入其根脉,源头的起因在那里。

   如《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》成为当代文学中的一重要事件,其出炉也忽然,其被批判也起落不定,作者王蒙更是由于此作品更改了人生的命运。要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自文学与文坛本身来搜寻是会陷入迷阵、坠入云里雾里的,只有详加探究1956至1957年的国内外大的走向,如苏共二十大、中共中央工作会议、《论十大关系》、在最高国务会议的讲话、“双百方针”、中共八大等,才能梳理出王蒙及其作品所遭际命运所为何来的缘由。这是一种“笨”办法,但于解决问题而言,却是扎实可行的。

   虽跳出“文苑”外,却仍在五行中。李洁非将笔力大部集中于时政的演进、思想的聚焦,但时代的巨影下匍匐着文学柔弱而坚韧的身姿。典型年度“1972”,林彪折戟沉沙,“九一三”的影响如多米诺骨牌推倒,各种势力重新洗牌,政局的天翻地覆自不待言,而其在国人思想层面的巨大震撼与影响或更为深远。后来时隔多年,有人回顾:“八十年代开花,九十年代结果,什么事都酝酿于七十年代。”如新时期文学,按照以前的说法,均认为是文革结束之后绽放出的花朵,其实一切在70年代已经完成,80年代不过是“表现期”(阿城语)。

   我们可以看到,《典型年度》的写作,李洁非从方法论上显然借镜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他将所遴选的当代史相关年份依次排开,试图构筑一个共和国精神思想历程,自然,亦成为当代文学的“根系”。如果置诸现代文学史,这种梳理的方式是很难行得通的,固然有几个年份可截取,但若想贯穿始终,却难度极大,然而为何当代文学史却可以采取此种方法论呢?这关涉到文学生产方式问题,现代文学的生长虽遭逢社会思潮、流派纷起、局势变幻等因素的影响,但总体上是一个较为自由的空间,人言人殊,不同的表达均可获容纳,在如此的情状下,以单纯的年份来勾连整个现代文学史,是不大妥帖的;而1949年之后,文学生产方式发生了全盘的变化,国家意识形态的威压覆盖了一切,当代文学中占据主要地位的不再是人或事,而是“形势”——文学之外的力量,不言而明,年份的“画龙点睛”变为可行了,因为年份连接着形势,而形势决定着文学的走向。

   当方法论的架构搭起来之后,选择什么年度就值得探讨了。比如,为何是1956年,而非1957年?1956年发生如下一些事情:中共中央召开“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”;苏共二十大召开,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;毛泽东讲《论十大关系》;提出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等。这一年份在建国头十七年中实在特殊,其开放、开明之异质性令人惊异,李洁非说,“其斑斓多彩,在‘改革开放’前的全部当代文学中,岂止是首屈一指、鹤立鸡群,事实上,绝无仅有”。而一批青年作家在这一特殊年度里纷纷涌现,如刘宾雁、王蒙、陆文夫、林斤谰、高晓声、邓友梅、刘绍棠、宗璞等,并拿出他们值得称道的作品(当然,翻过年来,几乎均被打为右派)。1956年与1979年有着某种潜在的联系,换言之,1956是1979的“早产儿”,过早地夭折了。

   另外,1962、1968、1972、1978、1986等年度的择取,而放弃1966、1976等,李洁非都有深入的思考在其内,未必以显在的历史关节点为唯一标的,而是以更深层面的精神震荡为立论的依据。

   《典型年度》应该是当代文学史的外围写作,作者本人说,“局限于文学话语,许多事确实就像虽然只隔一层薄窗户纸,却永远捅不透……我要绕开文学,到它的后面看一看。后面是什么?我以为是国家的整体精神思想格局”。如果说,以前的写作还可容留文学自由的相应纯粹度,那当代阶段的文学可谓太不纯粹了,这造成了当代文学史的书写似乎总有言犹未尽之处。就此而言,《典型年度》的完成度或有缺憾,但确是一种有益的拓展与尝试。(来源:遆存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