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:人类学

人类学的书单推荐

人类学的书单推荐

不知从何时爱上人类学。读得较多的是张光直先生的书。诗人讲性情,小说家爱逻辑。我和人聊天,凡遇到形容词,必追问:举个例子,说明一下。没有实证,我无法清晰地理解,告之我“心情不好,讨厌死了”等词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考古人类学,以出土文物为出发点,尽量真实还原与叙述历史原貌与流变。这等精神,我大爱。最重要的,人类因何变成今天之模样,什么亘古不变,什么千变万化,也是我之探索。张光直先生的书,又单说中国文化,我是中国作家,这里有我的根。

以下是荐书堂转载作家崔曼莉关于人类学七个单元阅读书单,好东西需要分享,拿来唬人也不错。

第一阅读单元

  • 摩尔根《古代社会》
  • 弗雷泽《金枝》
  • 迪尔凯姆《社会学方法的准则》《宗教生活的初级形式》《论社会分工》《论自杀》
  • 韦伯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意精神》《儒教与道教》
  • 莫斯《礼物》

第二阅读单元

  • 马林诺斯基《西太平洋的航海者》
  • 拉德克里夫-布朗《社会人类学方法》《原始社会的结构与功能》
  • 普理查德《努尔人》《阿赞德人的巫技,神谕与魔术》
  • 利奇《文化与交流》《缅甸高地的政治制度》

第三阅读单元

  • 道格拉斯《洁净与危险》
  • 特纳《象征之林》
  • 盖内普《过度礼仪》
  • 保罗 威利斯《学做工:工人阶级子弟为何继承父业》
  • 玛丽琳 斯特雷森《礼物的性别》

第四阅读单元

  • 列维斯特劳斯《结构人类学》《野性的思维》《忧郁的热带》
  • 杜蒙《阶序人》
  • 布迪厄《实践理论大纲》 Distinction(福柯,《性史》《规训与惩罚》《临床医学的诞生》

第五阅读单元

  • 博厄斯《人类学与现代生活》
  • 米德《萨摩亚人的成年》;弗里曼《米德与萨摩亚人》,《黑莓冬日》
  • 本尼迪克特《文化模式》《菊花与刀》
  • 怀特《街角社会》

第六阅读单元

  • 萨林斯《石器时代的经济学》《文化与实践理性》《历史的隐喻与文化的现实》《甜蜜的悲哀》
  • 格尔茨《文化的解释》《地方性解释》《尼加拉》
  • 沃尔夫《欧洲与没有历史的人民》

第七阅读单元

  • 波拉尼《大转变》
  • 斯科特《农民的道义经济学》《弱者的武器》《国家的视角》
  • 西敏司《甜与权利》
  • 陶西格《南美洲的魔鬼与商品拜物教》
  • 奥特纳《制造社会性别:文化的政治与色欲》

以下内容来自百度百科:

人类学(anthropology)一词,起源于希腊文“ανθρωπο(anthrōpos,人)”以及“λογο(-logia,学科)”,意思是研究人的学科。这个学科名称首次出现于德国哲学家亨德在1501年的作品《人类学——关于人的优点、本质和特性、以及人的成分、部位和要素》(Antropologium de hominis dignitate, natura et proprietatibus, de elementis, partibus et membris humani corporis),当时人类学这个字指的是人的体质构造。

当代人类学具有自然科学、人文学与社会科学的源头。[3]它的研究主题有两个面向:一个是人类的生物性和文化性,一个是追溯人类今日特质的源头与演变。民族志(ethnography)同时指称人类学的主要研究方法,以及依据人类学研究而书写的文本。从事人类学研究的专家则称为人类学家(anthropologist)。(来源

《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》:我们都是平庸的人类

《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》:我们都是平庸的人类

2013年总结阅读心得的时候,发现了自己一年里读了很多关于德国问题的书,主要涉及到二十世纪的德国的合法性与正当性、纳粹主义与大屠杀、德国的纳粹主义语言与二战后德国的地下阅读等等。研究二十世纪的历史,德国的国民性研究是一个逃不过的话题,我们读到了数不胜数的哲学与历史著作,但是在我看来,大部分著作都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只谈学术与思想,而没有对德国问题更加细致入微的剖析——更具体来说,没有一本类似于研究日本国民性《菊与刀》那样的著作。刚刚读完美国专栏作家米尔顿·迈耶的《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》,这本小书可以弥补以上提及的某种缺憾,但是这本书主要的研究1933—1945年这个敏感时期的德国人,更为侧重德国纳粹主义与反犹主义特性,虽然对德国的国民性有很多精辟的观察,但囿于作者自身犹太人的身份限定,他更关心的是纳粹体制是如何侵蚀德国普通民众和他们的生活。

这本书出版于1955年。作者米尔顿·迈耶是德裔美籍的犹太人,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曾在美联社担任记者,1935年,他在柏林试图多方联系希特勒进行会面采访,没有成功。后在纳粹德国游历数年。二战后,为了更加了解这个国家,他搬迁到德国的一个小镇,深入到了德国普通人的生活。本书的主角就是十位普通的德国人,有裁缝、教师、警察、面包师等,他们都是纳粹分子——如果按照我们对纳粹一般的认定,他们入了纳粹党,执行命令,参与小镇的纵火案和驱逐犹太人。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,他们又是普通人,从这个词汇最普通的意思上理解,他们只是为了生活,他们的作恶只是在权衡生活的利益,他们的伤害并没有反人类罪的可怕,他们只是人类的一份子。他们是善良与邪恶的共同体,就如同我们每一个国家,每一个人都一样。所以,某种程度上,阅读这本书最让人不舒服的地方不在于他们作恶,而在于他们作恶的时候懵然不觉,还有一点,他们作恶的方式,扪心自问,就如同任何一个人一样。所以我印象很深刻的是,迈耶在前言中提到,他回到美国,“我对我的国家有点儿害怕,害怕在现实和幻想结合所造成的压力之下,它可能想要、得到和喜欢的事物。我感到——而且时常感到——我曾遇到的不是德国人,而是人。在某些情况下,他们碰巧在德国。在某些情况下,他可能会在美国。在某些情况下,他可能就是我”。

对纳粹主义与大屠杀的学术研究已经设计到了各个层面,比如我们熟知了心理学家斯坦利·米尔格拉姆进行的一系列对普通人的电击实验,还有哲学家汉娜·阿伦特1961年针对纳粹将领审判的观察写下的《耶路撒冷的艾希曼》——值得提及的是,迈耶的《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》比阿伦特的著作还要早几年出版,但是并未引起很大的关注。我们不难理解,在1955年的解放和审判纳粹主义德国的语境之下,本书所呈现出的平庸而真实的德国人的国民性更令人失望:我们无法容忍他们与我们一样,我们无法融入这些纳粹分子其实就是我们的邻居,我们的朋友,我们每天在路上遇到互相礼貌打招呼的同类。但是这本书现如今仍然具备很大的警醒意义的原因在于,他深入到了德国人日常生活的内部。迈耶不但是观察他们,还融入他们的社群——某种意义上,他也在欺骗他们,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,也隐瞒了自己的犹太人的出身。

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所接触到的这十位纳粹份子与我们心目中沾满鲜血,进行杀戮和战争的纳粹战犯完全不同。按照我们平时的说法,他们属于被统治者,他们的选择都是被动的,或者是根据自己的利益相关的,比如这十个人当初选择加入纳粹党,很大程度上,他们都处于失业状态,而入党能让他们有一份工作,养家糊口。即使那些已经有工作的,他们也选择入党,要不是为了跟随组织,要不就是从众心理。他们在战后回顾过去,仍然认为纳粹时期是他们生命中最好的时期,他们有生活,有工作,有保障。他们关心自己的生活胜过关心别人的,胜过关心犹太人与恐怖的大屠杀。你们可以说他们缺乏公民意识,但是你不能否认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占据了我们生活的主流。那些看起来是正义而宏大的革命叙事对他们都是空谈和概念,他们谈论政治和元首的时候就如同谈论一个遥远的国王。国王处理战争和国家大事,而我们只处理自己的生活就好。需要号召他们去革命,他们就听从革命的召唤。对他们而言,思考问题的方式不是正义与否,而是生活是否安好。他们生活中有犹太人,但是他们并不关心,他们与犹太人之间的关系自始至终都是隔膜的。他们不关心大屠杀,正如他们不关心他们的犹太邻居被驱逐一样。纳粹战败也并不能让他们感到罪责,他们以为他们的罪已经通过战争来偿还了,他们在战败中经历的苦难就是赎罪和补偿。

迈耶总结德国人的国民性时说,他们身上缺少一种“公民的勇气”,一种使人既不被统治也不被别人统治能够自我统治的勇气。正如这本书的醒目的标题: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,统治和奴役,正义与邪恶,战争与暴行,罪责与忏悔,这些都通通与他们认识到的生活无关:“因为人们首先思考的是他们过的生活和他们看到的事物;而在他们看到的事物中,他们思考的不是那些非凡的事物,而是他们日常生活范围内眼见的事物。”这不是德国人的平庸,而是人性的平庸,我们都是这样生活。(文/思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