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荐书堂 > 好书推荐, 小说, 新书推荐 > 致我们无处安放的灵魂:《鱼王》

致我们无处安放的灵魂:《鱼王》

0评/2964阅
荐书堂 | 推荐书目,推动阅读,我们在努力。。。
QQ群: 527479447(6群)
关 注: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豆瓣小组
订 阅: QQ 阅读邮箱
微 信: 荐书堂(jian-shu-tang),扫描左侧二维码或公众号搜索荐书堂

致我们无处安放的灵魂:《鱼王》

除了小时候读过的童话,成年后的我们好像不再关注动物。《鱼王》给了我们一次重新亲近动物的机会。换句话说,为我们展示了一片从未窥伺过的天空,那里属于弱肉强食的世界。残酷的现实令我们得以体味生死,重塑灵魂。书中包括《鱼王》、《鹰王》和《豺》三篇,涉及的动物都与我们不熟,且饱含霸气,充满神秘。我觉得三个短篇尽管题目相似,内容与笔法却大相径庭。《鱼王》写得极为喧闹,是一幅村乡的众生图; 《鹰王》写得极为寂寞,是一出医生和鹰轮番上场的独角戏; 而《豺》好像与标题里的它差点脱离了关系,它一直在被寻找,而寻找它的过程却生出好多人生的戏。不能用一种心情去读这三个短篇,它们大不同。

《鱼王》生在白水湖里。一片与村民们相依为命的湖泊迎来了一对异乡的父子。他们向村长买下了湖,割草喂鱼,看村民们的脸色活着。直到有一天湖泊里满是白花花的大鱼,而人们的口水也几乎滴到了湖水里。老刁父子养得起鱼王,却载不动村民们的欲望。那些欲望不知怎么一点点地积攒起来,终于爆发出来,哄抢了鱼塘,网捞上鱼王,打伤了老刁。曾经喧闹的湖泊又恢复了平静,养鱼父子离开白水湖去寻找他们生存的乐土,村民们又要重新蓄积他们的欲望。然而,湖里恐怕不会再有鱼王。它在水里是王,在人类面前它是手下败将。整个故事里充斥着一种破坏的能量。甫跃辉越是写白水湖的静与美,越是写鱼与孩子们交融一体,我的心纠得越紧。我知道这一切不会久长,就像我们正在失去曾经拥有的耀眼阳光、洁净空气和不受污染的水,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填补不满的欲望。就像小说的结尾,“白水湖依然是我们的,我们却再没有鱼王的故事讲给那些很小的小孩听”。我们这些看戏的人,依然沉浸在热闹里,却忘我们的灵魂早已无处安放。

《鹰王》是人们造出来的王,因为好多人根本就没见过鹰。赤脚医生余来顺死掉了儿子却治好了一只鹰。飞不起来的鹰像儿子一样与余医生相依为命。乡亲们却把鹰当作不祥之物,想将它赶走或是用其谋财。余医生沉迷于与鹰的世界里,渐渐地疏远了人。活得像人一样的鹰,让人觉得好玩。但是,活得像恶霸到处抢食村里肉食的鹰,让人觉得可怕。终于,似人非人似鹰非鹰的鹰终于想起来了如何飞行。没有鹰的村落又重回平静。我觉得鹰永远都是鹰,人就是人,这是万物的法则。我们总是试图驯化,驯化思想,驯化行为,有时对鹰,有时对人。其实想想,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。忘记驯化吧,让一切回归自然。

《豺》讲的是寻找豺的故事,与其说老哑巴是为了避免伤害,不如说找寻那么点刺激。可随着现代工业的发展,我们或许再也找不到豺,却在默记它带来的伤害。“人对人是狼,狼对狼是人”,亮子的丢在鞭炮厂的两根手指便是最好的告白。我觉得这篇甫跃辉写得有点没劲儿,他不想把人类的软弱写得那么直白。我们不畏惧凶残的豺,却败给了钢铁的机器。所谓的现代文明,也是一场永不停息的争斗。

如今把乡土中国写得精彩的80后作家几乎绝迹。当甫跃辉带着湖水、村落和乡情的书写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莫名地享受着内心的欣喜。书中大段对湖水的描写令我们有身临其境之感。从云南保山走出来的他,字里行间总有一种亲近自然的真情流露。与其说《鱼王》写动物,不如说在写人; 与其说《鱼王》写人,不如说在写灵魂。在一片喧嚣的浮世里,我们魂归何处?甫跃辉问我们,也问自己。(文/夏丽柠)



转载请注明:荐书堂 » 致我们无处安放的灵魂:《鱼王》

荐书堂 | 推荐书目,推动阅读,我们在努力。。。
QQ群: 527479447(6群)
关 注: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豆瓣小组
订 阅: QQ 阅读邮箱
微 信: 荐书堂(jian-shu-tang),扫描左侧二维码或公众号搜索荐书堂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